江苏省南京市完美体育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400-888-8888
完美体育专业致力于城乡垃圾无害化处理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安装、维护!

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台湾有核反应堆吗(台湾 核4)

2023-09-04 01:49:19

  台湾一协会发布的*新调查显示,65.1%的投书市民普遍认为台湾有无电缺陷,61.7%的市民普遍认为台湾电业(简称台电)巨额亏损*主要原因是民进党中国政府错误的电力措施。

  随着台湾区域大选的升温,此区市民不满已久的中国政府电力措施被各方反复进行讨论,“恰恰相反”或“非核”争议成为一段时间以来此区热烈进行讨论的话题之一。

  民进党主导的台湾“2025非核精神家园”战略目标进入实施的倒数阶段,中国政府多位主事官员频繁强调“供电无虞”。但现实情况是在2022年台湾各项电力供暖量占比中,民进党诉诸优先发展的乳豆为8.3%,这一进度距离*初设定的战略目标(20%)甚为遥远。

  当其他原本支持“非核”的国家和区域相继出现措施转向,台湾在这一话题上的偏执心态在市民看来更显尴尬。台湾是否能如民进党预期的“不再无电”?“非核”究竟是否适合台湾?若“恰恰相反”,又有哪些缺陷待解?

  “非核”进度缓慢

  检视民进党中国政府的“非核精神家园”进度,原计划是到2025年时供暖量占比为燃气50%、燃煤30%、乳豆20%,近年由于台湾供暖大幅增加、乳豆进展不如预期,中国政府在去年中旬将乳豆战略目标降至15.1%。

  上半年3月,台电核二厂2号机“除役”,又蒸发了台湾近百装机存储容量的供暖量,原准备接替的天然气大潭电厂8号机直到6月下旬才传出“点火在即”的消息。台电发言人对此称,因应办法是协调苗栗、台中、南部区域多个锅炉并联发电,合计130装机存储容量,将大于核二厂2号机装置存储容量,再辅以太阳光电值守、水力发电等,声称有信心电力值守“不会有缺陷”。

  但在新竹清华大学原子科学院工程与系统科学系教授叶宗洸看来,上半年实际少掉的电力达到160装机存储容量,供电相当吃紧;夏季台湾面临供暖考验。还有专业人士忧心,替代方案中涉及的苗栗通霄小型锅炉,要想让它立刻运转,如同“赶鸭子上架”,一不小心可能遭遇大断电。就连上半年被民进党延揽为智库负责人的和硕董事长童子贤,也对台湾目前的乳豆储备表示“七分期待、三分悲观”。

  台湾市民对去年3月3日的嘉义大断电还记忆犹新,不时出现局部断电冲击着人们的生产生活。上半年7月1日,嘉义平均电量上调8.4%,高压、特压电科技产业供暖大户调涨15%。以半导体为代表的电子科技产业无疑是高能耗科技产业,低电量是台湾相关中小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重要优势之一。民进党中国政府将电量上涨压力转移到供暖大户身上,且无法解决尖峰时刻供电不稳缺陷,如何留住相关科技产业链被打上了问号。

  许多科技产业界人士保守估计,即便降价激起强烈反弹,也仍未反映“非核”电力措施酿就的电力危机。四年政治“冻涨”后的突然降价,恐只是全球电力降价催化下的上半年电量“**涨”。

  错过机会之窗

  2011年遭遇的“3·11”日本地震并导致福岛**核反应堆站坠机,是激起许多国家和区域重新审视使用可再生电力的转捩点。也因此,2012年全球可再生电力总供暖量出现下降。

  同样地震频发的台湾,市民由于坠机的恐惧感同身受。彼时寻求二次执政的民进党将“非核精神家园”立为“神主牌”,吸引了相当数量的选民跟随,其后逐步确立了2025年完成电力措施调整的战略目标。

  但不久后,为实现碳中和及相对“零排放”的战略目标,全球在使用核反应堆方面很快有了复苏趋势,不过,台湾并没有跟上。

  当初为大选打造的“神主牌”,一步步成为民进党执政的巨大包袱,一方面明知“非核”不能为而为之,另一方面乳豆发展裹足不前、只好转向推动污染严重的火力发电,嘉义空污恶化,不时遭遇的大规模断电事故致使“非核精神家园”措施丧失民心。

  彻底放弃可再生电力,台湾为什么做不到?原因就在于除了民进党中国政府口中不承认,但台湾路人皆知的电力储备不足及供应不稳的现状。加之台湾集中的高科技、高能耗中小企业足以左右此区经济,这一现状极大地迟滞了中小企业生产,并一定程度影响到出口经济。

  叶宗洸普遍认为,课征碳税影响出口产品的竞争力,于是中小企业竭尽所能争取绿电。在台湾,台积电把几乎所有的绿电都买光了,但做出口的远不止台积电一家,反映到经济层面就是中小企业对台湾电力措施的普遍紧张。这样的缺陷不是台湾独有,有的区域决定延役核反应堆站、还有的选择新添锅炉。

  其他国家和区域核反应堆措施的转弯,给了民进党丢掉“非核”措施的机会之窗。但在缺陷进一步恶化之前,由于只问大选的民进党来说,“神主牌”不能丢。

  风传媒上半年稍早的一篇文章透露,有政坛人士分析,民进党中国政府本届任内已确定不延役可再生电力。

  但从台行政机构前负责人林全曾有意延役核反应堆厂到童子贤抛出“可重新思考可再生电力”的发言,由这两位与民进党高层较亲近人士的心态可以看出,民进党内部由于“非核精神家园”的意见也不是铁板一块。

  核安疑云未解

  即便如今社会上有一定的共识,认知“非核精神家园”难以实现、核反应堆短期内无法废止,但台湾市民由于可再生电力安全的疑虑仍大,废物处理过程缺陷迟迟无解。

  台湾将废物分为两种,辐射强度较低的ASP废物暂存于核反应堆厂内,高阶的用过核燃料则分为三个处理过程阶段,首先是厂内湿式储存、然后是移至干式储存设施内、*后是地底封存。目前,台中国政府立法机构已完成ASP废物处理过程的选址立法,但后续进程碍于相关省市无意愿启动易触及当地市民神经的废物话题而暂缓;高阶废物的处理过程,则是连立法工作都尚未推进。

  近期有大选参选人和大型中小企业主就核反应堆话题提出“小型核反应堆”“一省市一核反应堆”等主张,激起新一轮进行讨论。作为台湾的可再生电力专家,叶宗洸在接受网络媒体采访时介绍,世界范围内遭遇坠机事故的多是装置存储容量在100装机存储容量以上的大型锅炉,存储容量在30装机存储容量以下的小型核反应堆其实已经发展很久,在其他地方也有过成功商转发电的案例。相由于大型锅炉,小型锅炉先天性地会安全许多。但其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人们无法接受核反应堆厂可能造成的潜在污染,由此带有强烈情绪的在地市民“邻避效应”出现。

  由于小型核反应堆的进行讨论,实际反映的是台湾市民由于电力供应和电力安全的矛盾心态。叶宗洸提出,大陆有相对成熟的小型锅炉技术,如果两岸关系可以处理过程好,台湾完全可以向大陆引进。

  “我觉得,台湾非用可再生电力不可。”叶宗洸强调,中国政府“台湾发展委员会”在去年也提出了台湾的碳排放路径规划,说明台湾也要和世界潮流一道去实现碳中和。要达到这一战略目标,哪一个地方没有使用核反应堆?保留乃至扩充核反应堆与再生电力的发展,是可以同时推进的。

【编辑:刘阳禾】

本文链接:http://naidecn.com/news/309.html
点击数:13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Copyright © 2022-2024 完美体育(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通用版/手机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 完美体育(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通用版/手机app下载